交流平台
联系我们
安徽师范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联系电话:0553-5910548
校址:安徽省芜湖市花津南路高校园区
网址:http://ahnujgxy.ahnu.edu.cn/
日常经济学

太“精明”未必是件幸事

2007-08-24 00:00:00
       思考:

  你有没有打牌的时候,总惦记着算计别人,结果却被别人算计了的悲惨结果?

  尽管经济学的博弈论是告诉人们怎样变得更“聪明”,如何判断人与人之间的利益关系和做出对自己对有利的选择,但恰恰是这个教人“聪明”的学问却告诫大家,做人不能太“精明”了,否则得不偿失,聪明反被聪明误,弄巧成拙。

  所以,博弈论的精髓是教你如何变成一个真正“聪明”的人,而不是徒有“精明”外表的傻子。真正“聪明”的人能看见事物发展的态势和可能有的均衡解,而徒有“精明”外表的傻子能看见的莫过于自己眼前的三斗米而已。

  经常乘飞机的朋友会发现,由于托运的行李会不翼而飞或者里面有些易损的物品遭到损坏,这是一个很麻烦的事情,就要向航空公司进行索赔,航空公司一般是根据实际价格给予赔付的,但有时某些物品的价值不容易估算,但物件又不大,一个小东西,那怎么办呢?

  比如,有两个出去旅行的女孩,一个叫“中原一点红”,一个叫“沙漠樱桃”,她们互不认识,各自在景德镇同一个瓷器店购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瓷器,当她们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下来后,发现她们托运的行李中的瓷器可能由于运输途中的意外而遭到损坏,于是她们随即向航空公司提出索赔。因为物品没有发票等证明价格的凭证,于是航空公司内部评估人员约摸估算了价值应该在1000元以内。但是航空公司并无法确切的知道该瓷器的价格,于是,航空公司分别告诉这两位漂亮的小姐,让她们把该瓷器当时购买的价格分别写下来,然后告诉航空公司。

  航空公司认为,如果这两个小姐都是诚实可信的老实人的话,那么她们写下来的价格应该是一样,如果不一样的话,则必然有人说谎。而说谎的人总是为了能获得更多的赔偿,所以可以认为申报的瓷器价格较低的那个小姐应该相对更加可信,并会采用两个中较低的那个价格作为赔偿金额,同时会给予那个给出更低价格的诚实小姐以价值200元的奖励。

  这时,两个小姐各自心里就要想了,航空公司认为这个瓷器价值在1000元以内,而且如果自己给出的损失价格比另一个人低的话,就可以额外再得到200元,而自己实际损失是888元。

  “中原一点红”MM想了,航空公司不知道具体价格,那么“沙漠樱桃”那个傻姑娘肯定会认为多报损失多得益,只要不超过1000元即可,那么那个傻姑娘最有可能报的价格是900元到1000元之间的某一个价格。嘻嘻,而我“中原一点红”何其聪明啊,人人都夸我是才女嘛,怎么能做这么傻的事情呢,所以,我就报890元,这样航空公司肯定认为我是诚实的好姑娘,奖励我200元,这样我实际就可以获得1090元,哈哈!那个傻姑娘因为说谎,就只能拿890元了,看我多聪明啊!

  而“沙漠樱桃”MM也想了,那个“中原一点红”一看就知道是个精明的丫头,不能中了她的套,被她算计了。所以,我“沙漠樱桃”美少女战士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自以为很精明的丫头,让她知道我“沙漠樱桃”不是好惹的。俗话说得好,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她既然算计我,要写890元,我也要报复。我“沙漠樱桃”的座右铭可是“来而不往非礼也”哦!所以,我就填888元原价,嘻嘻,这次你还不死!

  而“中原一点红”MM也不是吃素的,她一想,这个出自沙漠,长出樱桃的家伙肯定也不简单,不能低估了她,估计她会算到我要写890元,她可能就填真实价格了,我要来个更绝的,我来个以退为攻的战略,我填880元,低于真实价格,这下她肯定想不到了吧!

  “沙漠樱桃”美少女战士不知道从哪里获得了风声,她想你要绝的,我比你更绝,我报800元,这次你肯定死定了!

  ……

  我们都知道,下棋、计谋之类的东西关键是要能算得比对手更远,于是这两个极其精明的MM相互算计,最后,她们可能都会填689元,她们都认为,原价是888元,而自己填689元肯定是最低了,加上奖励的200元,就是889元,还能赚了1元。

  哎,可是啊,这两个MM算计别人的本事是旗鼓相当的,她们都暗自为自己最终填了689元而感到兴奋不已。最后,航空公司收到她们的申报损失,发现两个人都填了689元,料想这两个MM都是诚实守信的好姑娘,航空公司本来预算的2198元的赔偿金现在只要赔偿1378元了,这个地方的MM们真是太可爱,该航空公司的风险控制部经理正为他的这一“业绩”高兴不已呢,哈哈!

  而两个超级精明的MM呢,各自只能拿到689元,还不足以弥补瓷器本来损失呢,亏大了吧!本来她们俩可以商量好都填1000元,这样她们各自都可以拿到1000元的赔偿金,而就是因为互相都要算计对方,要拿的比对方多,最后搞得大家都不得益。这个就是著名的“旅行者困境”博弈模型。

  这个模型告诉我们一个博弈思想,做人不能够过于“精明”了,太精明的人未必是真的聪明,有时精明过头了往往会变得更糟糕。当然现实生活中未必会真的出现这种超级精明的人,可以算到几十步以外,而做出她认为的自己最终的最优策略。可能人们往往只能算计到中间某个价格,不至于会这么低,但其实道理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