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平台
联系我们
安徽师范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联系电话:0553-5910548
校址:安徽省芜湖市花津南路高校园区
网址:http://ahnujgxy.ahnu.edu.cn/
日常经济学

安全带成了“杀手”——激励反应

2008-11-05 00:00:00

     没有人对“激励”无动于衷,当然,激励包括好的激励和坏的激励。一种激励可能会在不经意间发挥效果,也可能短时间内不会有明显的表现,但是人们对“激励”所做出的反应会证明一切,这就是曼昆要告诉人们的又一个经济学原理:激励反应。

     汽车安全带在所有人的印象中都是挽救生命、保障安全的象征。如今,社会的发展越来越快,公路越修越宽,汽车也越来越多,因而架乘汽车存在的潜在风险也越来越大。各种大小车祸时有发生,于是安全成了大家共同关注的话题。

     实际上,早在100多年前,欧美国家的马车座位上就有了安全带,目的是为了防止乘客从马车上被颠簸下来。到了1922年,安全带开始运用到跑车上。美国福特公司生产的普通汽车于1955年安装上了安全带。又经过十几年的发展,美国于1968年出台了相关法律,规定轿车前排乘坐人员都必须使用安全带。

     可是,20世纪60年代末期,却有人提出了一个让众人对汽车安全问题极为关注的想法,此想法来自于拉尔夫·纳德尔(Ralph Nader)的著作《任何速度都不安全》。此书一出,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和讨论,而美国国会对此的反应是:通过立法的方式强制汽车生产公司加装安全带等系列安全设备,而安全带则成了一个安全的象征符号。

     无可厚非的是,车祸发生时,安全带让汽车里的人更安全了,大大降低了伤亡的概率。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安全带的确挽救了很多人的生命,这也正是美国国会要求汽车生产时配备安全带的最主要动机。

     但是出人意料的是,政府出于对安全的考虑,出台的有关安全带法律的结果却带来了更多的车祸,那么这项法律是如何影响车祸次数的增多和伤亡人数的增加的呢?1975年,经济学家萨姆·佩兹曼(Sam Peltzman)在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说:“汽车安全法有许多隐藏的影响。”佩兹曼的研究证明,安全带法律实质上在减少了每次车祸死亡人数的基础上增加了车祸的发生次数。其最终的净结果是驾驶员死亡人数减少,而行人死亡人数和不安全因素却在增加。

     在人们来看,驾驶员因为有安全带的保护而变得更加安全,安全带降低了驾驶人员伤亡的概率,即驾驶员付出的车祸代价明显降低。同时,这种安全设施的增加会改变驾驶员的心态,因为驾驶员们有了安全保障设备,难免会在开车时变得不那么小心,甚至无所顾忌、随心所欲。这样一来,就会造成更多的车祸。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安全带的出现反而增加了车祸的次数,安全开车程度的下降对行人会造成更多的伤害,而导致驾驶员驾驶的安全警惕心理放松的正是安全带的出现和安全带法律的实施。安全心理的放松必然会导致车祸次数的增加,形成了一个潜在的恶性影响循环,由此可见,安全带的法律措施实际上增加了车祸的次数和行人的不安全因素。

     从经济学的角度讲,安全带法律就是政府采取的一种激励制度,减少车祸人员伤亡数量是一种激励反应,但是同时,安全带隐藏的影响也是一种激励反应。

     激励反应就是人们面对激励所作出的反应和回复。当政府(公共政策)意识到为汽车配备安全带可以减少车祸时的伤亡人数这一利益时,出于安全的考虑,就选择了采取为所有汽车配备安全带的措施,而这些强制性的手段让所有驾驶员的行为发生了变化——系安全带。人们行为的变化实际上就是一种激励反应,然而人们忽略的是,政策对事情的隐藏影响——车祸数量的增加,这实际上也是一种激励反应。

     因此,人们可以看出,激励在决定受众行为方面有着重要的作用,公共政策会使人们作出一定的激励反应,但往往也会促使产生一些隐藏着的、不明显的、意料之外的激励反应。

     实际上,佩兹曼对汽车安全带法律的分析只是经济学激励反应的一个普通例子。除此之外,生活中还有很多的激励反应的例子。比如,人们因为爱心呼吁献出爱心就是一种激励反应;十字路口的红绿灯激励着人们遵守交通规则,而行人自觉遵守的行为则是回应这一激励而作出的反应;小学老师在孩子们本子上画的红花往往能激励孩子们更大的学习热情;商场的降价促销激励了更多人的购买行动;公司为了激励员工而采取的团体旅游活动常常可以让员工产生激励反应,以更大的热情投入到工作中。诸如此类,数不胜数。

     在生活、工作中,激励无处不在,人们也会在被激励的同时激励着别人。懂得激励与被激励,生活才会在良性氛围下变得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