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平台
联系我们
安徽师范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联系电话:0553-5910548
校址:安徽省芜湖市花津南路高校园区
网址:http://ahnujgxy.ahnu.edu.cn/
名人坊

王一涵:最有艺术气质的美女CEO(图)

2007-10-10 00:00:00

    艺术品是奢侈品  而且绝对暴利 

    雪白的墙壁上悬挂着画家章剑“后海系列”中的一幅:雾朦胧、水朦胧。

 

/uploadimages/e7978d37213114be71192f533da9a066.jpg

    这样的景象反而映衬出对面的实体——王一涵,她被称为“在艺术中行走的美女CEO〉CEO”,而她的脸庞,一如她声音般明晰。 

    “在中国投资渠道是比较窄的。股票、房地产和艺术品这三大投资门类中,艺术品的门槛无疑最高,它不像其他两项,有明确公布的数据可查,买和卖都很容易,相对来说,这是个最复杂的游戏。”。 

    王一涵,首师大美术系油画专业研究生毕业、索卡艺术中心做了四年的艺术总监,自2006年起,致力于中国国际画廊博览会组织筹备工作。目前,身为北京中艺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履历、环境,于她,从事艺术品投资,仿佛天时地利,顺理成章。  唯她莞尔一笑:“好多事真的好难说。说起第一次投资,我还真没拿它当过投资行为。”

误打误撞进入艺术市场 

    “还上大二时,我就好喜欢夏俊娜的作品,她的画时常出现在《中国油画》上。”王一涵一脸笑眯眯地说。而她第一次接触夏俊娜的真实作品,则是2002年的3月8日,“当时,夏俊娜等一干女画家在王府井的国际艺苑皇冠假日酒店举办女性艺术家作品展。” 

    彼时的她,早不是当日“不知艺术品可以用来卖”的小女生了,上研究生二年级时,在一次陪朋友淘古董的过程中,她就被使馆区的索卡艺术中心的经理意外“淘”中,从此兼任起了索卡的管理工作。 

    “这时,我们画廊刚好有她(夏俊娜)的画卖。就是两张水粉。喏,每张大概这么大……”纤细的手拿着一本刊物比划着,约A4左右。 

    “画真的很好,我很喜欢。”她至今仍由衷叹道。 

    作品需要存档扫进电脑。工作至深夜,她仍是边扫描边欣赏。一个同事看她如此这般,就说,你要是真喜欢,可以买下它啊。 

    “哎,真是的,我怎么从没想过买下它?” 

    她对老板撒了一个小谎,声称自己的朋友要买这两张水粉。老板开价两千美金。“我哪来的钱?”实在没办法,她告诉了爸爸……“家人说,好吧,既然你这么喜欢,那就买下来吧,将来给你作范本。” 

    她给水粉上了框,挂至闺阁内,后来,闺中蜜友奔赴美国,王一涵将其中一张送给了她。 

    三年后,一个朋友在上海举办小型拍卖会,向她打听有没有夏俊娜的作品,“朋友的公司没什么名气,我想帮帮他,于是,我对他    说手上正有一张,拿去吧。” 

    谁知道,小小拍卖会上,小小水粉,以十二万元的价格,一锤定音。  

    “我没想到,一千美金能增值到十二万元人民币……”身在美国的朋友也没料到,还嚷着要寄回另一幅卖掉。 

    “我说不用了,两幅水粉的成本早就赚回来了。况且,到了2005年,我手上已拥有很多件艺术品了,林风眠、曾梵志……,光颜文良的,我就卖走了三四张,现在只剩下一张了。”

中国收藏族的特点 

    王一涵曾经说过,要想真正达到专业的“槛内人”境界,有两条必不可少:专业素养加上对艺术市场的把握。 

    “一个专业投资人,他浸淫于圈子里,有大量买和卖的机会,即使本钱很少,可是流动也很快,这种人没有高资本也能做;如果不是圈子里的人,要想做这行,起码要有四五百万元的资本,因为要找专业人士提建议,否则没人愿接这个活儿。” 

    但这样一个精明的“槛内人”也存有自己的质疑。“按理来说,中国前辈艺术家的作品价格应该远远高于当代艺术家。前辈的作品毕竟有限,而当代作品是不停产出。这种价格上的反差,我觉得不太正常。” 

    回顾自己在索卡艺术中心工作的岁月,她曾接待过无数的收藏家,“可是我从不先和他们谈作品价格,而是先从讨论一幅作品的价值入手。” 

    她深谙,由于国内艺术教育的长期不足,有相当一批资金不菲的收藏家们,并不真正了解艺术。 

    “中国的收藏族群大部分以投资为目的,他们会选择短期大量流通的东西,加之对艺术的了解不深,容易跟风。” 

    “另外,西方资金进入中国艺术品市场,对于西方人来说,他们不了解中国民族文化,他们觉得当代艺术品更容易与西方对接,更喜欢收藏当代艺术品。那么,中国收藏者一般就会跟随西方资本运营,盘大流通就快。加之老画存在真伪难辨的问题,这样,就导致了买前辈艺术家作品的族群相对减小,当代艺术品的价格会高于前辈的。” 

    翰墨轩画廊的总经理林松也曾说过,艺术品是奢侈品,而且绝对暴利。“一张油画的行情和两三年前相比就是加个零,乘以10,每个人都是这样,不管老的还是年轻的画家……” 

“现在进入艺术品投资的门槛高了,不像我们那个时候,一幅曾梵志的小画只要5万,今天五六十万都很难买了。”王一涵深叹道。 

    偶尔,她会谨慎提及自己的私藏,“绘画、摄影、雕塑……前辈当代,国内国外,林林总总,共有五六十件作品吧。” 

    她指了指整间写字间,“这里所有墙壁上挂着的都是我的收藏品。” 

    “在以前,我是投资大于收藏,现在是收藏大于投资。如果一个国家把艺术品收藏仅仅当成投资的话,这表示这个民族还处于非常初级的阶段。” 

    在全面收购中艺博公司股份后,王一涵的资本原始积累可谓大功告成。“反正,我不用再靠父母给钱收购艺术品了。” 

    尽管如此,在艺术品投资领域,她自觉不算成功,“譬如赵旭、王定乾、还有我原来的老板萧富元,他们都做得不错。” 

    几年投资下来,她算了算,仅仅一次失算,“花5万元买过一幅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后来又嫌小了,半年后以18万元卖掉了,如果搁到现在,起码要五六十万呢。” 

    “艺术品绝对是富人们的最后一个游戏。吃饱穿暖,百事不缺,你已经没什么可玩的了,才会去买艺术品。” 

    “要想把握艺术品市场规律,绝不是一两句话能够描述的。”王一涵也仍在摸索之中,她感慨,“如果一无所有,我想我会再找一份工作,而且,我已在家里重新支起了画架,闲来无事,涂鸦几笔。” 

    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艺术品市场再次出现升温,目前已成为继股票、房产之后的第三大投资热点。在国内市场上一些拍品频创天价,国外市场上也频现江浙军团的大手笔。 

    但和西方国家相比,中国的艺术品市场处于初级阶段,更像股票市场,投资者的比重很大,而收藏者层次低,对艺术品的鉴赏力也较低,在逐利的氛围下造成一些价格扭曲的现象。 

    艺术品投资尤其是高端收藏是不适合老百姓参与的,由于鉴赏难度大,投资金额也巨大,只能是富人玩的游戏。